上海:老年志愿者將自己生命中的10年存進"銀行"
5區試點“時間銀行”,以“時間儲蓄”方式由年輕人、低齡老人為空巢老人提供服務

2020年12月21日9:28 來源:解放日報 選稿:馬蕓

  如果有一座“銀行”,可以讓你把時間暫時“存”進去,待將來需要的時候再“取”出來,你愿意嗎?

  目前,這樣的“時間銀行”已在上海一些社區運行。在位于楊浦區長海路街道的“時間銀行”,記者遇到兩名志愿者許敏和楊蓓芬。她們從10年前起就開始照顧社區里的獨居高齡老人,現在她們已近六旬。

  “現在為別人提供服務,將來等我們漸漸老去、需要人幫助時,可以‘兌換’成同等時長的服務。”兩位老人已將她們當志愿者近10年的時間存進“銀行”。而存下的不只是時間,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溫暖與陪伴。

  老了可以當志愿者

  10年前,不滿50歲的許敏成為原五角場鎮公益機構“助理關愛員”中的一員。這是一個關愛60歲以上獨居老人的組織,許敏和其他與社區老人結對的志愿者們被稱為“關愛員”。目前,這支運作了10年的關愛員隊伍被轉入“時間銀行”計劃,成為新一批志愿者。

  許敏是支內返滬家庭的子女,年輕時回上海創業,退休前總想著能為社區做點公益服務。這一做就是10年。“從最初服務5位老人,到后來服務24位老人,我陪伴其中6位老人走到人生終點。”關愛員的服務以精神慰藉和陪伴為主,最后,服務對象往往變成了親人。

  今年85歲的楊老師夫婦是財大附中的老教師,也是許敏的老鄰居。上個月,許敏和往常一樣去看望他們,剛進樓道,就聽到鄰居說:“老頭子昨晚去世了,現在就楊老師一個人在家。”許敏一聽,連忙跑上樓。

  站在楊老師家門前,許敏停下腳步,她想:發生這么大的事,旁人無論怎樣的安慰,對楊老師來說可能都是傷害和刺激。懷著忐忑的心情,她敲開了門,只見楊老師獨坐家中,她進去就給了對方一個擁抱:“放心,以后我來照顧您。”楊老師含著淚,把一份遺體捐贈書交到她手上:“我沒有任何事需要你幫忙,我就希望我去世時,你們能及時發現我,把我的遺體捐出去……”一句話,讓兩人淚流滿面。

  為幫助老人走出悲痛,許敏每天都會去陪楊老師聊天。每天早上,許敏都會給老人發“早晨好”,問候以外,也是確認老人平安。“今天早上5時49分,我收到楊老師給我發的早安微信,她主動告訴我,她是平安的。”

  由低齡老人服務高齡老人,從陪伴到交心,長久以來,上海大部分街道都有老年志愿者團隊,但這個群體總是很少被關注。“時間銀行”的上線,讓許敏感覺到老年志愿者們“被看見了”。“每次點開‘時間銀行’,看到志愿服務的時間被累計下來,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打開“時間銀行”的微信小程序,點擊個人賬戶,就能看到通過服務時長累積的“時間幣”。一小時一個“時間幣”,超過1小時40分鐘則算兩個“時間幣”,一天原則上最高兩個“時間幣”。在需求發布窗口,高齡老人發布所需的服務,低齡老人或年輕志愿者“接單”。平臺還有常設的服務大綱,老人可以在大綱里“點菜”,將“時間幣”兌換成相應時長的服務。

  鼓勵“以老養老”

  朱佳瑩是楊浦區老年志愿者協會負責“時間銀行”運營的大學生,通過小程序管理平臺,她成了移動的“銀行柜臺”。

  在每個志愿者服務活動現場,志愿者到場后,由管理員幫忙在小程序上簽到,活動結束時再簽出,“時間幣”就會自動打到賬上。通過“時間銀行”平臺,朱佳瑩可以查看到志愿者各項活動數據,包括地點、志愿者人數、預估服務人數等。“每次活動前,我們都要先審核活動的真實性,保證志愿者的參與人數合理。”

  “‘時間銀行’的宗旨是用支付的時間來換取別人的幫助,而銀行是時間流通的橋梁。”朱佳瑩說,“時間銀行”的概念最早由耶魯大學的法學博士埃德加·卡恩在1980年提出。那一年,埃德加突發心肌梗死,親人都不在身邊,幸好在朋友的及時救助下才渡過難關。但他發現,并不是每個人都這么幸運,于是他便構思了一種“時間回報”模式:如果別人幫助了你,這個人就可以用幫助你的時間去換取另一個人相同時長的幫助。

  數據統計顯示,美國現有115家“時間銀行”,“時間銀行”的顧客人數始終保持在1.5萬人左右。在緬因州,人們可以用“時間幣”換取吉他課程和園藝服務;在加利福尼亞州,“時間幣”可以用于理發;在密歇根州,人們可以用“時間幣”換取水管維修等服務,還可以免費學瑜伽……人們把“時間銀行”看作緩解經濟壓力的途徑之一。

  在中國,“時間銀行”更多面向老年人群體——以“時間儲蓄”的方式,讓年輕人、準老年人以及身體健康的老人利用閑暇時間為空巢老人提供必要服務,鼓勵“以老養老”。

  目前,上海大部分老人更傾向于居家養老,使得居家養老的服務需求大增。但隨著城市生活節奏的加快,許多年輕人沒有足夠時間履行贍養義務或做助老公益。與此同時,大部分60歲老人在退休后還有余力,不僅能照顧自己,還能照顧他人。

  2019年,上海市民政局在虹口、長寧兩區開展“時間銀行”項目試點,作為養老服務體系中的輔助性組成部分,服務內容以非專業性、非家政類且風險可控的服務內容為主,包括情感慰藉、協助服務、出行陪伴,以及各類文體活動、健康科普、法律援助、培訓講座等。今年8月,市級試點范圍擴大到徐匯、長寧、普陀、虹口、楊浦5區。

  “我跟你,也是緣分”

  楊蓓芬服務過的老人,年齡跨度從60歲到106歲,不少是患有抑郁癥的空巢老人。今年她剛接手的霍奶奶97歲,剛剛喪子。老人情緒很不穩定,每天從早上5點鐘就開始給楊蓓芬打電話。

  “我好像尿血了。”電話那頭傳來虛弱的聲音。楊蓓芬心里一驚,隨后問:“真的嗎?”老人有時為了讓她去家里,會故意把事情說得很嚴重。但每次接到電話,楊蓓芬都會放下手頭一切趕過去。

  上門查看老人無礙,并喂她吃好藥,楊蓓芬剛下樓,電話又來了,“我頭暈”。掛了電話,楊蓓芬又上樓了,耐心地陪奶奶聊了會,幫她把家里的窗戶打開。“你頭暈是悶的,窗戶留一條縫就好了。”經過這樣幾個來回,霍奶奶才滿意地消停。

  第二天,楊蓓芬在做人口普查工作,一時沒有看手機。接到電話時,霍奶奶幾乎在求救:“醫生給我換了一種高血壓藥,我吃了后現在手腳都不能動了。”“您別急,我馬上到。”楊蓓芬請鄰居幫忙開了門,發現奶奶確實無法動彈了。

  “我要換回原來的藥。”“我問過醫生了,說現在暫時停產了。”“我要去醫院。”霍奶奶固執地說。“您怎么下樓呢?”她家住在6樓。“那你幫我請醫生到家里來。”楊蓓芬面露難色,“我沒有這個權力啊……”后來,楊蓓芬通過居委會書記聯系了醫生上門會診,又跑了幾家醫院,幫她找到了與原先同一品名的藥送過來。

  閑時聊天,楊蓓芬會跟老人開玩笑說:“我對您的關愛,比對我父母的還多。我媽媽以前這樣賴著我,我都會嫌煩。對您,我從來不說重話的。”“我知道。”看老人心情不錯,楊蓓芬就趁機跟她講道理。“我平時白天有事在忙,家里還有小孩要照顧,有時候您打電話打一個就好,不要一直打,好不好?”“哦,我知道了……”楊蓓芬心里清楚,她肯定做不到。

  其實,楊蓓芬的父母都已經不在世了。“她們要是在的話,也是霍奶奶這個年紀。”楊蓓芬記得當年父母生病住院的時候,還未退休的她忙于工作,請了保姆照顧,沒有一直陪在父母身邊。

  霍奶奶是子女不在,楊蓓芬是父母不在。“我跟你,也是緣分。”有一天,霍奶奶突然跟楊蓓芬說,簡單一句話讓她備感欣慰。

  “時間銀行”的背后,是一種互助養老的理念,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溫暖。楊蓓芬說,“每個人的時間都是有限的,趁著還來得及,去多關心一些需要幫助的人,去與值得付出的人來分享生活,時間不等人。”

  三問“時間銀行”:

  “時間銀行”的信用靠哪些機制來保障

  “時間銀行”在上海5個區全面鋪開,正成為一種互助養老的新模式。然而,新生事物在誕生之初多會引發一些新的問題。

  問題一:低齡老人可以通過志愿服務來積累“時間幣”,而本身就需要幫助的高齡老人沒有時間通過自身勞動來獲得“時間幣”怎么辦?

  針對這個問題,楊浦區“時間銀行”管理員朱佳瑩告訴記者,目前上海市民政部門正通過補貼的方式,拿出一部分“時間幣”分派到各區,再由街道分配給有需要的高齡老人。而“派幣”的對象以高齡、殘疾和軍屬優先。

  問題二:年輕人能加入“時間銀行”嗎?

  “‘時間銀行’非常需要年輕人。”朱佳瑩說。老年人害怕孤獨,而年輕志愿者可在日常陪伴老人聊天,提供法律援助、心理咨詢和健康保健等幫助。目前在楊浦區,上海律佑社會治理法律服務中心以及復旦大學的師生都加入了志愿者團隊。“時間銀行”還允許年輕志愿者將所得的“時間幣”,轉贈給父母、親人或者其他有需要的高齡老人,不用等幾十年后才“兌換”出來。

  問題三:累積的“時間幣”真能兌現嗎?

  銀行要穩定運轉,需要保持收支平衡。同樣地,“時間銀行”里提供的志愿服務和需要的服務時間也應保持大致相當。隨著中國進入老齡化社會,老人越來越多,這就意味著需求會越來越大,而目前運行的“時間銀行”大多是在社區開展,規模小,參加的人員也相對較少。為此,專家指出,要讓志愿服務跟得上需求,必須建立更大規模、更廣范圍的統一運行的“時間銀行”平臺。通過互聯網手段,能夠更有效地對接需求,也方便更多人加入。

  “時間銀行”作為社會治理的一個創新產品,存下的不只是時間,更是對養老無憂的期盼。許多參與養老公益活動的人,未必是為了未來“支取”養老服務,而是出于一種公益心,獲得一種社會承認。銀行講求信用,“時間銀行”的信用也需要靠長期有效的運行機制來保障。

品牌項目 更多>>
“藍天下的至愛”系列慈善活動

“藍天下的至愛”系列慈善活動

“藍天下的至愛”品牌誕生于1995年,作為上海慈善領域歷史最為悠久的 項目之一,經過25年的實踐,已成長為集規律性和互動性、成長性和品 牌性、傳播性和系統性為一體的慈善項目,并獲得多項榮譽,在全國都 產生了深刻...

聯系方式
上海市慈善基金會

地址:淮海中路1253號

電話:021-64334343 郵編:200031

上海慈善網

地址:淮海中路1273號9號甲

郵編:200031

河内5分彩开奖走势图河 微信棋牌群违法吗 玩分分彩最后一定会输 甘肃快3奖金 竞彩篮球胜分差怎么买 中国体彩网老11选5 极速11选5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数据 哪个平台有im体育 竞咪21官方下载_点进进入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泛亚电竞是哪个平台 大乐透生日吉祥号码 球探体育比分ios 股票走势图 老友内蒙古麻将官网